温州在线,温州新闻网,温州信息网,温州信息港,温州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温州学校 >

异地高考的“临川”样本:北京上学 老家考试

时间:2018-02-07 10:4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60.com
张雷清楚记得,知道北京临川学校是在去年七月的一天,晚上九点,挂完告诉他消息的江西朋友电话,十分钟都不到,就连夜驱车赶往昌平郊区。六环之外,灯光越来越稀

  张雷清楚记得,知道北京临川学校是在去年七月的一天,晚上九点,挂完告诉他消息的江西朋友电话,十分钟都不到,就连夜驱车赶往昌平郊区。

  六环之外,灯光越来越稀疏。三小时后,抵达已是深夜十二点。

  儿子已经中考,高中却还没有着落,这个外地孩子的家长心急如焚。

  临川学校的存在犹如救命稻草:坐标北京,对外地学生不设门槛,有全国统一学籍,上全国教材,将来可以回原籍高考,符合条件也可以在江西参加考试。

  虽是民办校,但有江西公立名校班底,校风严格。

  像张雷一样星夜兼程紧急造访的家长不在少数。北京临川学校的存在,虽有家长的无奈之感,也是人口流动和教育资源分配冲突现状之下的一种缓冲和探索。

(图说:临川学校运动会)

  一线希望

  为了儿子上高中的事,张雷已经焦虑了大半年。张雷祖籍山东,小时候随父母到新疆,儿子是新疆户口,在北京无法参加高考,也无法进入公立高中读书。

  接待他的招生老师,耐心听完一肚子苦水,像迎接很多第一次远道而来的家长一样。

  深夜造访,虽然感觉校舍偏远清冷,硬件也和儿子之前上的人大附中西山校区相距甚远,但他至少有个底了。

  这所学校,不需北京户口或居住证,上的是全国卷教材,入学就有全国统一学籍,可确保孩子不用离开北京,三年高中后,至少可以去江西或原籍高考。

  第二次到学校和校长详谈之后,张雷快速下了决心,带儿子来报名。

  在此之前,他已经去过河北的重点中学,也和几家以出国留学为目标的国际学校谈过,但都不满意。

  河北重点校要求在当地高考,竞争激烈,学习强度恐怖,他不希望儿子压力过大,也不希望他过早离开身边。以留学为目标的国际学校,张雷则认为风气不好,有家学校明确提出,先交2万,考上了直接进,考不上花钱也能买进去,“作风不正,我不希望孩子去这样的地方读书。”

  在最后关头,得知临川学校存在的张雷激动不已,但儿子的第一反应是不愿意。他之前的期望是:“找一所和初中人大附中西山校区一样好的学校。”

  父子战斗了一段时间,还爆发大冲突。下围棋的儿子一向沉稳懂事,突然变得无法沟通。

  “要上你们自己去那里上!”张雷第一次动手打了儿子。他后悔,但无奈。“孩子不明白什么政策,他唯一能恨的就是身边最亲的父母。”

  最终,一家人还是开车送儿子去临川面试,穿过村子和空旷的马路,儿子沉默了一路。

  当时儿子中考成绩已经出来,500多分,因为中考前心态不稳,有所退步。

  但在临川学校办公室里,经验丰富的校长魏媛媛对急躁的张雷说,让我来跟孩子谈谈吧。家长和孩子之间僵持的场面,她并不陌生。交谈之后,她称赞了张奕超的中考成绩和围棋天赋,并表示,学校非常欢迎他来学校就读,并愿意提供奖学金激励他努力进步。

  张雷看到,张奕超的眼神有了微妙变化。之前那股别扭劲似乎一下子松了。“我很感动,我看孩子也感动了。就是有种被接纳的感觉。”

  回去的车上,气氛轻松了很多。张雷跟儿子开玩笑:“儿子,你成土豪了,请我们吃饭吧。”

  一家三口找了家饭馆吃了顿中饭,这大半年的奔波、矛盾、郁闷,总算有所释放。

  报完名后几天,两位临川学校老师坐公交过来给张雷的孩子送了两本作业,天气很热,他们坐车单程就要3小时,“太暖人心!”

  上高中的事儿就这么定了。

  像张雷一样星夜兼程、冒着酷暑或大雪紧急造访临川学校的家长不在少数。此前,因为孩子上学的事儿,这些家庭都已经历了长期煎熬,在送回老家、考虑出国、去河北等选项中徘徊已久。临川学校的存在,戳中了这些家庭的痛点。而学校的创办,也是外地人在北京越来越高的求学门槛下的无奈创举。

(图说:主教学楼前)

  异地办学

  校长魏媛媛每天早上五点多起床,准时到集合点迎着朝阳向学生问好,激励学生开启充满干劲的一天。然后全校四、五百名师生整齐列队,绕校园晨跑。

  跑完步,是早读时间,为了训练朗读能力和记忆能力,学校规定学生要站着大声晨读。老师在讲台上领读,学生们跟着齐声朗读。

  这样的画面被老师们拍成小视频,发在家长群里,家长群里一片称赞。

  晚自习时间从6点40开始,9点20结束,初高三延后。下晚自习,班主任总结一天班级情况,一天学习才能结束。

  在不大不小的校园里,找到魏媛媛并不难,大多数时间,她都在校长办公室,不是接待各类到访者,就是开会座谈、听课或和前来面试的家长、孩子聊天。

  晚上,看到有一孩子还逗留在走廊,魏媛媛走过去问:怎么没进教室?孩子看上去不舒服,她嘱咐其赶紧去校医务室。像一个大家庭的长者。

  走在校园里,她每天都能接受到学生“魏校长好”的问候,甚至有孩子会鞠躬行礼,这让她感到骄傲:“做什么事业能拥有培养孩子这样的成就感呢?”

  魏媛媛曾是第四届全国优秀英语老师、江西重点中学临川二中原工会主席,2013年担任北京临川校长至今。

  回顾起学校从最初的七十几名学生起家,到今天四、五百名师生初具规模的办学经历,她非常感慨:“我们都知道,北京的教育资源是有限的,全国各地的人都在这里上学,北京的教育资源满足不了。再者,这个城市的承受能力也容纳不了。北京现在是一个两难的境地,外地人在这里上学很难,如果放开高考北京承受不了。我们应表示理解,与其抱怨去打“口水战”,不如寻找一个更好的方式,来缓冲眼下的矛盾和冲突。”

  魏媛媛介绍,这所学校是由来自临川并从事过教育事业的胡雨龙先生牵头,企业家陈显荣等人投资,临川一中原校长卢国兴任第一任校长,于2012年创办起来的。

  当时初步估计北京有40万人江西人在北京打拼。在特大城市人口膨胀、限制外来人口的大趋势下,江西人的子女也面临着入学难的问题。建校初衷,便是帮江西老乡解决孩子上学问题。

  京城寸金寸土,校舍选址则几经周折,一直搬到现在已经是第三个校址。学校地处六环出口处,吉利学院园区内。虽然在偏远郊区,但胜在环境幽静,设施齐全,“这就是学校该有的样子。”魏媛媛满意地说。

  2012年刚开始招生时,知道消息的江西商会老乡,送来了第一批七十多个学生。后面口口相传,逐年增加到100多,200多,现在已有400多名学生。

  2015年,江西省取消自主命题、推行全国卷后,临川学校开始接收外省学生。

  今年,随着北京幼升小教育资源的紧张,“五证不齐”的“北漂”孩子面临小学都上不了的问题。学校又应家长要求开了小学班。

  “现在已经又有家长希望我们办幼儿园了。得按规范来。”魏媛媛说。

  魏媛媛介绍,学校现在虽然百分之七八十的生源是江西籍,但其他孩子来自五湖四海,覆盖全国20个省份。

  孩子们的家长则主要是小中产,做生意、开厂的,也有少部分白领阶层甚至大学教授。他们在北京打拼多年,为孩子上学离开这个城市放弃事业也不甘心。于是成了最纠结的阶层。

(图说:北京围棋小明星张奕超(右)虽没能如愿进入公立高中,进临川后,也免于和父母分离)


  小候鸟

  来临川的孩子,不少都有过和父母分离做留守儿童的经历,有的则在老家和北京之间反复辗转,是动荡不安的小候鸟。

  钟子洋是今年9月临时跳上火车,从老家江西瑞金来临川的。他已经在本地报了名,领了书本。

  能回北京,钟子洋虽然高兴,但也有些犹豫,毕竟他已经历多次转学。

  但在参观了北京的宿舍后,他立刻决定回来了。在老家,一个宿舍住16个人,走廊上甚至加了两个床位。没有淋浴,要自己打水抬上楼。而在临川学校,一个宿舍6个人,条件也好很多。

  这不是钟子洋第一次回到北京。

  六岁前,因为父母在外打拼无暇照顾,钟子洋在农村爷爷奶奶身边长大。虽然爷爷奶奶很疼他,但他至今记得那种孤独的感觉。

  “有小偷,狗叫,没有灯,晚上点蜡烛,很害怕。”

  六岁时钟子洋被父母接回北京上小学。此前他已经在老家读了一遍一年级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